4肖中特免费公开|一码中特白小姐论坛

首頁 > 金融 > 正文

經濟越發達越受資金寵愛 1/3信貸投向粵蘇浙三省

2019年04月18日  07:00   21世紀經濟報道   辛繼召,朱英子  

一國或地區經濟越發達,信用環境和法制建設越好,金融業和金融市場越發達,利率也越低。這客觀反映了資金“嫌貧愛富”的逐利本性。

在信貸投放達到歷史新高的同時,區域之間也出現了劇烈分化。

近兩年,信貸投放成為社會融資最大的投放渠道。例如,2018年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占同期社會融資規模的81.4%,同比高19.6個百分點。不過,2019年一季度,這一比例下降至76.9%,同比低6.1個百分點。

中金固收認為,從分省的貸款和社融數據來看,去年以來流動性在省際層面出現了劇烈分化,年初以來分化更加明顯。無論是企業貸款還是居民貸款,都在加速流向長三角、珠三角、北京和東部沿海省市。

但反觀經濟較落后地區和三四五線城市,無論是貸款、社融還是賣地層面,流動性都顯著惡化。2019年初以來,經濟數據出現省際分化,房地產在一二線城市回暖,但三四五線加速下滑。

信貸資源向發達地區傾斜

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根據央行、各地統計局、wind的統計數據發現,全國新增信貸投放,大約1/3投向廣東、江蘇、浙江三省。

2018年,廣東、江蘇、浙江三省本外幣口徑下信貸新增超1萬億元,分別為1.91萬億元、1.38萬億元、1.55萬億元,分別多增4033.9億元、2750.2億元、7112.8億元。

從具體投向看,三大信貸投向大省各有特點。

廣東新增最多的為中長期住戶貸款、中長期企業貸款,分別新增6588.80億元、6737.12億元,住戶短期消費貸款新增1939.51億元。截至去年末,廣東銀行業金融機構不良貸款率為1.36%,下降0.09個百分點。

其中,深圳2018年全年新增人民幣貸款7213.56億元,同比多增1332.24億元。分部門看,住戶部門貸款增加2295.78億元,其中,短期貸款增加120.95億元,中長期貸款增加2174.82億元;非金融企業及機關團體貸款增加4954.39億元,其中短期貸款增加990.22億元,中長期貸款增加2835.67億元,票據融資增加805.09億元;非銀行業金融機構貸款減少67.84億元。

江蘇省信貸投放中,住戶中長期貸款新增4735億元;非金融企業及機關團體貸款新增9334億元。但是,一個不多見的現象是,短期貸款新增3874億元,超過中長期貸款新增3489億元,票據融資新增1703億元。

浙江去年住戶貸款中,以消費信貸為主的短期貸款、以個人住房貸款為主的中長期貸款新增規模基本一致,分別為4336億元、4371億元。非金融企業及機關團體貸款中,中長期貸款去年新增5037億元,但票據融資新增1169億元,大幅超過短期貸款的401億元。

其余信貸投放較多的省份分別為:2018年,北京市本外幣貸款余額70483.7億元,比年初增加7191.4億元,同比多增1375億元。山東省本外幣貸款余額77810.5億元,比年初增加6817.6億元,同比多增1187億元。

東北、西北信貸均少增

除粵蘇浙三省,其余各地的信貸投放或投放速度和力度均不及這些地區,有的甚至出現少增。

北京信貸投放較多,但與其相鄰的兩省投放增速放緩。2018年,天津本外幣貸款新增2482億元,同比少增366億元。河北本外幣貸款新增4800億元,同比少增769億元。

四川、河南、湖北三省去年貸款新增均在6200億-6400億元之間,同比多增在百億至千億元。河北、福建、安徽、湖南去年信貸新增分別在4200億-4800億元左右,這四個省份或同比少增,或多增僅百億元。

不過,上海市本外幣貸款余額73272.35億元,比年初增加5736.67億元,同比少增1463億元。從大類看,各類規模均出現少增,非金融企業人民幣貸款增加3570.04億元,同比少增187.94億元;個人人民幣貸款增加2549.86億元,同比少增1026.06億元。這一情況繼續延續至2019年,上海一季度人民幣貸款增加2158億元,同比少增166億元。

西北和東北部分地區信貸投放明顯減速。

2018年,內蒙古的本外幣貸款新增629.4億元,同比少增1478.4億元。其中,住戶貸款在人民幣口徑下新增620.5億元,非金融企業及機關團體貸款余額16240.3億元,與上年相比僅新增5.5億元。黑龍江本外幣貸款新增859.9億元,同比少增520億元。新疆本外幣貸款新增1296.7億元,同比少增985億元。

各地區信用利差擴大

上述信貸投放結構的變化,使得不同地區的風險偏好發生明顯變化。

今年2月21日,央行上海總部調研組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,目前京滬深等經濟發達地區一般貸款平均利率分別低于全國約20-80個基點,信用債發行平均利率分別低于全國約10-40個基點,個人住房貸款平均利率也分別低于全國約20-70個基點。

報告認為,“資金洼地”是經濟金融發展水平決定的客觀現象。經濟金融發展水平和狀況不同的國家和地區,利率差異必然存在。一般而言,一國或地區經濟越發達,信用環境和法制建設越好,金融業和金融市場越發達,利率也越低。這客觀反映了資金“嫌貧愛富”的逐利本性。跨區域融資因匯率鎖定、風險溢價等會產生額外成本,使“洼地”資金難以同樣的低利率流向高利率地區。

這使得,其他地區風險較高的企業要從發達地區融資,必須提供更多擔保品或進行信用增級,支付更高的信用風險溢價。

今年一季度,資金投放在不同地區之間的分化仍在加劇。

廣東、江蘇、浙江今年前2月的本外幣貸款新增分別為6024億元、5092億元、3763億元,占前2月全國4.3萬億新增貸款投放的34%。

根據央行廣州分行數據,廣東今年1-2月信貸累計增加5129億元,同比多增972億元,接近去年一季度增量,占全國增量比重12.1%,穩居各省區市首位。深圳市一季度人民幣貸款增加2439.89億元,同比多增192.07億元。中長期住戶貸款增加471.11億元,中長期非金融企業及機關團體貸款增加1247.74億元。

 返回21經濟首頁>>

分享到:
4肖中特免费公开 极速时时开奖号码 领头羊时时彩最新全天计划 全天pk10最精准计划 博发线上 牛牛怎么算 稳赚四肖三期必开一期 大家乐服务员工资 比分网足球 香港·马会资料大全2017 波克1000炮捕鱼破解版